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角色>cp/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致突然变得乱七八糟的某圈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诸葛福媛:

曾经想写篇类似的东西谈谈自己的感悟,但是我想说的,这位作者基本都已谈到了,我就只说说热度这个话题吧。



我一直不太喜欢微博,原因是那里常有一种“狂热”的气氛,以信息的更新频次、热度、传播范围来决定声音大小、发言份量。如果只是为了解新闻,那是一个良好的渠道。如果是为了形成看法,我觉得那里很危险,尤其是对于年纪尚小或者易受影响、易被说服的人。阅读者其实每时都可能陷入被操控的危险,需要时刻警醒“真相很多时候并不是转述者描述的那样,”它甚至不是“记录者拍到的那样”。一个人以理性对自己所见所读做出判断,思考后对之做出自己愿意负责的评价,这才是身为一个成...

每次去理发店洗头,都有一种吾之项上人头于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
洗完头就剩吾命休矣了。。。

筛子

一点想法
卫聂预警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筛子,滤去不相干的,留下的放在心上。

盖聂心里也有一个筛子,只是洞眼比一般人大得多。

盖聂的筛子晃啊晃,许多人就像油菜籽脱壳一样,哗啦啦地掉了一地,只剩下扒拉着铁丝边缘悬空吊着

半个身子在网上的求生欲强烈的荆轲父子,和仗着身材健硕横着躺在洞眼上的卫庄。

哦,还有个拆了胡子编吊床的鬼谷子。

卫庄心里也有个筛子,洞眼比盖聂的小,但也挺大。

除去紫女抱着红莲小公主晃悠着赤练悬在洞眼边上,就剩个韩非拎着张良扒拉在铁丝边。

鬼谷子这回拆了头发编吊床。

诶,你说盖聂?那可是咱卫庄大人的师哥,哪能扔筛子上?

宝贝,自然是捧在手里,挂在心头。...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所以说我当年退群果然是对的啊,卧槽才走了两年恶心的人就多了好多啊,当然我吃瓜群众啥都不知道,只是希望不要把贴吧里的一些东西拿来撸否吧,毕竟混圈真是难啊。

您好,这里是秦时精神病院(二)

凤跖预警
练蓉预警
全员神经病预警
作者是傻雕预警
——————

“所以你那天心急火燎地打电话就是因为这事?”端木蓉咔嘣一声咬碎嘴里的糖,五指作梳,指尖撩起红莲

的头发,“我还以为你人设崩了。”

“你才崩了。”卫庄拉开抽屉抓出一包软糖给红莲,“这次打算待多久?”

“十出天吧,这次打算待久点。”端木蓉熟练地给红莲挽了个发髻,转身在包里找着什么,“对了…这个是……”

门铃突然响了,高渐离抱着琴站在门口,一脸平静地对房里两个医生颔首道:“卫医生,端木医生,白凤

和小跖打起来了。”

盗跖患有性别辨识障碍,他会把除他之外所有人的性别认反。

在进来秦时病院之前,盗跖喜欢上端木蓉。但在他看来,端木蓉...

您好,这里是秦时精神病院(一)

全员有病预警
卫聂预警
作者是个傻雕预警
——————

盖聂被绑在木架上。

他的上衣被人褪去,精壮的躯体上鞭伤连着烙痕,正在缓缓地渗出鲜血,手臂上一排整齐的针孔,透着黯

淡的青黑。

盖聂的头低垂着,笼在阴影里,了无生机。半晌,他抬起头,无神的双眼注视着卫庄,微微张口,鲜血随

着他的动作不断地从口鼻溢出:

“小庄……”

“小庄!”

卫庄费力地睁开眼,模糊的视野里一坨蓝白混杂的色块摇晃不清。

“唔……别晃了……”卫庄摇了摇头,“盖聂?你怎么……嘶——”

“要叫师哥。”盖聂按上卫庄的肩头,一脸严肃。

“呃……那师哥?不如先帮我解个绑?”

让我们先回到五个小时前。

“不给糖就捣蛋\...

格式终于好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点赞的小天使

虽然评论不多,但还是得说一下,我本人由于禁网,然后个人信息接受的比较慢,又害怕回复的不好让评论的小天使们讨厌,结果就经常很久才回复,有时甚至忘了有回复的事(。),所以可能会让一些小天使们讨厌,在这里我向所有评论和点赞的小天使们说声对不起!_| ̄|●

1 / 6

© 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