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的麦当

cp>角色/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变小

卫聂预警
傻白甜(算吧)
一发完
本文手办庄由阴阳家卫聂粉丝团友情赞助提供
———
卫庄变小了。
而且是整个人按比例缩小的那种。
现在的卫庄大概有一只手掌那么高x

不过卫庄现在没什么心思去理会自己变小的事,他现在在忙着思考怎么哄自家师哥。
因为盖聂在生气。
不就是中了埋伏么。卫庄看了一眼盖聂,后者从进屋开始就没有理过卫庄,有点心虚地走过去,戳了一下盖聂的手:
“师哥~”
盖聂看着手里的竹简,没反应。
再来。
“师哥~~”卫庄抱住盖聂的手,摇了摇。
唔,有点重x
盖聂还是没反应。
“师哥~~~”卫庄爬上盖聂的手,晃着师哥的手腕。
盖聂的嘴角弯了弯,轻轻笑了一下。
欸,有用‼(•'╻'• ) 卫庄正想着再接再厉再博美人(?)一笑,突然身子一轻,整个人被盖聂拎着放到桌上。
“小庄,我们谈谈。”

同样作为剑客,盖聂很清楚卫庄有多容易受伤,而作为师哥和爱人,盖聂也知道卫庄有多不爱惜自己的性命。
他甚至会将自己的命当做筹码。
所以当盖聂赶到战场看见只剩下一堆衣服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
如果不是卫庄自己从衣服里面钻出来,盖聂都不知道自己会在那里呆站多久。

卫庄知道师哥生气,那个时候盖聂脸上的错愕和悲伤他至今还记忆犹新。
所以他也知道盖聂为什么生气。
不过说实在的,除了没有把卫庄的安危算在里头,整个攻打阴阳家的计划可以说是完美。
师哥在心疼。
意识到这一点,卫庄抬起头对着师哥笑了一下。

事情本来就不分对错,不管哪一方都有正当理由。
接受与让步,两人在一起或不在一起时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盖聂到底还是盖聂,看着卫庄的笑容心里还是软了一分。
他叹了口气,看着卫庄的眼睛:“小庄,答应我,下次无论如何,都不要把自己的命当做赌注。”
“好。师哥也一样。”
不要把自己当做赌注。

谈开了,屋里的气氛也好了起来。
卫庄绕着盖聂摊在桌上的竹简边走边看,偶尔跳起来看成文边的补充,白发随着跳跃的动作向上扬起又落下。盖聂看着在桌上移动的小人,突然起了玩心。
“小庄。”卫庄冷不丁听见一句唤,回过身,额头上却被人不轻不重地戳了一下,卫庄一时没反应过来,顺着力道后退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竹简上,紧接着脸上就被人捏了两下。
卫庄:“……”
手感不错。盖聂一脸“我什么都没做”地收回手,然而看着桌上一脸怨念的小人,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小庄真可爱。——来自想揉师弟的盖大剑圣客户端。
“师。哥。”卫庄阴着脸站起来,啪嗒啪嗒几步小跑,两只小手抱过盖聂的手指,张开嘴作势想咬下去,想了想还是不忍心,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师哥的指尖,亲了一口。
“啾——”
柔软而湿润的触感在指尖散开,鲜明的仿佛吻在了心尖上。盖聂面无表情地抽回手指,耳尖却是忍不住红了一抹。
师哥真好撩。——来自变小了还是要撩师哥的卫庄大人客户端。

午休。
床上。
盖聂有点头疼地看着胸口上趴着的某小人,后者颇无形象地把脸埋在盖聂胸前的肌肉里。
“小庄,下去。”
卫庄晃着头上下蹭了蹭身下师哥的皮肤,趴出一个“大”字。
“不。要。”师哥的胸真软 ̄﹃ ̄卫庄又蹭了几下。
“小庄……”盖聂正想着要不要把卫庄拎下来,却发觉卫庄没有回应。伸手戳了戳,身上的小人却只是动了动,没理睬盖聂。
欸,睡着了?
“小庄?”盖聂轻轻唤了声。
没有反应。
看来睡得挺熟。盖聂的嘴角弯了弯,一只手拢上卫庄的身子,给师弟当被子用。
看你睡得这么香, 就不把你拎下来了。
卫庄挪了挪身子,摸索着抱住盖聂的手指,头蹭了蹭,睡着了。

后续:晚上睡觉的时候卫庄变回来了,隔天剑圣大人盖聂破天荒地赖床了。
———END———
大大们都写小师哥,我就写个手办庄啦【。】
卫聂两个在我心里都是不怎么会保护自己的人,必要时把自己当筹码都有可能,所以就有了开头那几段啦
不过师哥应该是不怎么赞同这种的,大庄就直接无所谓了【←_←所以大庄你被师哥说了】
啊呀呀,不过主要还是甜啦,开头那几段就让它随风吧x
大叔的胸真好啊,我也想躺 ̄﹃ ̄【被鲨齿梳飞】
关于为什么剑圣大人隔天赖床了,因为卫庄变回来的时候姿势和午休的时候一样啊【x】
【 其实我说这是六一贺文你们信不信】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