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的麦当

cp>角色/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楼兰

炼蓉预警
卫聂预警
本文中关于专业器具及部分历史是作者瞎几把编的

一.盗墓贼

夜晚,戈壁。
两束灯光打破夜的寂静。
端木蓉抬头望向面前的古塔,夜晚的静谧不似白天的喧闹,古塔威严之余更添神秘。不远处有火车经过,带动沙砾微微颤动。
这里是新疆羌城,古楼兰遗址考古现场。

要不是人手不够,哪里用得着出来巡逻。赤炼撇了撇嘴,悄悄探手握住身旁专注于古塔的恋人。
手上传来一阵温热,端木蓉弯了弯嘴角,手掌反握,手指顺着指缝探进去,十指相扣。

或许是太静了,不远处工地突然传来一阵细碎声响,端木蓉打着手电照过去,一小撮人影如鸟兽散,地上散落着工具和湿土。
盗墓贼。
赤炼先一步掏出警棍,小心翼翼地靠近,端木蓉拿出呼叫机联络警备队,跟在赤炼的后面向盗墓贼的方向靠近。

洞挖得不大,勉强两个人可以通过,端木蓉站在洞旁想看清地上散着的工具,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推力,将两人齐齐推下洞去。
小高他们可得快点来。这是赤炼昏过去前最后的想法。


硝烟弥漫,烽火染红了天。野兽的嘶吼混着人声喊叫,金鸣火溅。大雨反反复复,倾盆而下又转瞬停止,泥水肆流却尽数干涸,遍地狼藉。
卫庄正处在战场中央,胸口贯着一把石剑。
血肉被翻搅似得疼,眼前的石剑却一点一点地持续没入体内,碎裂声不绝于耳。
碎了?
卫庄勉力抬起头,一片血红中那人白发纷飞,身后张开的巨大翅膀遮天蔽日,再一晃眼,却变作了盖聂的模样。
“师哥……”

卫庄猛的睁开眼睛,汗水顺着额发落下。他不着痕迹地抹去冷汗,抬眼看向出现在他梦中的人。
盖聂缓缓转动着串在树枝上的烤兔,将其中一只烤好的递给卫庄。
肉有点焦。卫庄嫌弃地咬了几口,然后在烹饪者的瞪视下吃完了食物。

这里是楼兰的底下,毁坏楼兰的施暴者和拯救楼兰的施恩者已经被困了两天了。
进入楼兰时的暗流似已关闭,盖聂和卫庄在这底下逛了好久也只能找到一个诡异的人工斧凿的山洞。
看上去还挺深。

但总不能坐以待毙。

———TBC———
总算赶在暑假最后一天发好文了X
以后开学了大概就是不定时掉落了
关于文中会出现考古工作及墓葬相关内容,挺多都是我编的,请勿当真【。
说个题外话,现在很多考古工作都是保护性抢救性措施,真的不是部分人所认为的挖坟掘墓,所以还请大家不要散播一些黑考古工作或者一些赞扬盗墓行为的信息,考古真挺累的。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