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角色>cp/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楼兰

卫 炼蓉预警
卫聂预警
本文中关于专业器具及部分历史是作者瞎几把编的

序.盗墓贼

夜晚,戈壁。
两束灯光打破夜的寂静。
端木蓉抬头望向面前的古塔,夜晚的静谧不似白天的喧闹,古塔威严之余更添神秘。不远处有火车经过,带动沙砾微微颤动。
这里是新疆羌城,古楼兰遗址考古现场。

要不是人手不够,哪里用得着出来巡逻。赤炼撇了撇嘴,悄悄探手握住身旁专注于古塔的恋人。
手上传来一阵温热,端木蓉弯了弯嘴角,手掌反握,手指顺着指缝探进去,十指相扣。

或许是太静了,不远处工地突然传来一阵细碎声响,端木蓉打着手电照过去,一小撮人影如鸟兽散,地上散落着工具和湿土。
盗墓贼。
赤炼先一步掏出警棍,小心翼翼地靠近,端木蓉拿出呼叫机联络警备队,跟在赤炼的后面向盗墓贼的方向靠近。

洞挖得不大,勉强两个人可以通过,端木蓉站在洞旁想看清地上散着的工具,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推力,将两人齐齐推下洞去。
小高他们可得快点来。这是赤炼昏过去前最后的想法。

硝烟弥漫,烽火染红了天。野兽的嘶吼混着人声喊叫,金鸣火溅。大雨反反复复,倾盆而下又转瞬停止,泥水肆流却尽数干涸,遍地狼藉。
卫庄正处在战场中央,胸口贯着一把石剑。
血肉被翻搅似得疼,眼前的石剑却一点一点地持续没入体内,碎裂声不绝于耳。
碎了?
卫庄勉力抬起头,一片血红中那人白发纷飞,身后张开的巨大翅膀遮天蔽日,再一晃眼,却变作了盖聂的模样。
“师哥……”

卫庄猛的睁开眼睛,汗水顺着额发落下。他不着痕迹地抹去冷汗,抬眼看向出现在他梦中的人。
盖聂缓缓转动着串在树枝上的烤兔,将其中一只烤好的递给卫庄。
肉有点焦。卫庄嫌弃地咬了几口,然后在烹饪者的瞪视下吃完了食物。

这里是楼兰的底下,毁坏楼兰的施暴者和拯救楼兰的施恩者已经被困了两天了。
进入楼兰时的暗流似已关闭,盖聂和卫庄在这底下逛了好久也只能找到一个诡异的人工斧凿的山洞。
看上去还挺深。

但总不能坐以待毙。


一.传说

那是一条悠长的地道,壁角延伸出的铁环带着木条燃尽的灼痕,显示着久远的人迹。
幽绿的冷光照亮了洞壁的一角,一小片壁画在绿光中若隐若现——
头佩鸟羽的女祭司执杖起舞,祭台上的女孩心口流出血液,蜿蜒着流向萦绕着妖氛的大剑,怒目圆瞪。
端木蓉踮起脚,冷光照亮了祭台上的图案——一个牛头图腾。
“蚩尤?”

卫庄举着火把,火光照亮了一墙壁画。
巨大的兵魔神悬挂着无数铁链,长着牛角的人持着剑与之对峙,剑柄上,巨大的独眼流着血,邪氛缭绕。
“呵,”卫庄嘴角带着嘲讽的上扬,“没想到兵魔神的用途却是用于打败了制造者。”
不理会师弟的嘲讽,盖聂把手举高,照亮了绘于墙壁上方,一片诡谲的背景。
刹那间,剧痛袭来。

天空被撕开口子,大雨冲刷着土地又打着旋被吸收。
他回过头,坐在车上的君王微微颌首,看不清表情。
身旁的巫女愈舞愈急,他道了声谢,展开翅膀。
是时,天终放晴。

刚才看到的是什么?
赤炼的视线几次对焦,眼前端木蓉惶急的的神情逐渐清晰。
“蓉儿……”赤炼扶着头慢慢坐起来,哭笑不得地轻抚上端木蓉的小臂,“你抓疼我啦……”
端木蓉忙松手,又搀着赤炼站起来,然后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冷光棒。
“头还疼吗?要紧吗?”端木蓉的手心湿湿的,她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没事啦,我们快走吧。”赤炼顺手拎起背包,反握住端木蓉的手,和她一起走向前方。

刚才看到的是什么?
盖聂有点晕乎乎地扶着剑想站起来,不料却是脚下一软,卫庄伸手扶了一把,盖聂踉跄了几步总算站定。
“多谢。”盖聂拾起地上的木棒,重新把火点燃。
“哼。”卫庄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气音,大跨步向前方走去,宽大的衣袖带起一阵气浪。
盖聂笑了笑,习以为常地跟上闹别扭的师弟。
———TBC———
蚩尤和炎帝都以图腾,这与蚩尤在后世的图腾形象一致。——摘自维基百科
抱歉删掉前面那一篇,主要是因为它的画风和后面的有点不符,抱歉啦

评论
热度(11)

© 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