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角色>cp/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舞姬

卫聂预警
女装预警
——————



紫兰轩的头牌是个舞姬。
紫兰轩是远近闻名的销金窟,轩中女子个个国色天香,而出入之流皆为豪官达宦,横权富贵。
然而最特别的,还是那头牌舞姬。
箫声动,暗笙起,烛光冉冉,映亮台上人影舞动。盖头似的红纱笼着舞姬的脸,莲步微挪,旋转着带动一身红纱一片曼舞,摇曳着隐约可见裙下颜容,却是点到即止,只来得及看见头纱下一点白发飘逸。
纵是未见颜容,而台下宾客却个个如痴如狂。
也是,但看那曼妙的舞姿,那柔软的身段,舞姬想必定是姿色姣好,十指纤纤。于是乎,舞姬的名声便在人们的臆想中越传越远。
也不是没人一掷千金但求美人面,红衣老板娘却是吟吟笑着把一匣子黄金推回去:“我们姑娘心性傲着呢,她不乐意,我可也没没办法呢~”于是坊间就传起了“千金难买美人面”的说法,紫兰轩的生意也越做越广。
但也不是没人见过头牌的脸。



盖聂现在正在头牌的闺房里,传说中“面容姣好,十指纤纤”的头牌舞姬正大马金刀地坐在盖聂对面。
“想不到清心寡欲的武林盟主也会来此风月之所。”卫庄一层层解开身上的红纱,露出里面黑色的劲装。
“你想刺杀东皇太一。”盖聂没有回应卫庄,只是径直抛出一句。
卫庄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小庄,现在我根基不稳,形势对我们不利”盖聂叹了口气,“刺杀只会暴露流沙,况如今东皇势力过大,一旦出事,武林必将大乱。”
“连你也控制不了?”
“连我也控制不了。”
“也罢,流沙不能暴露,我也不想太快动手。”卫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突然挑起嘴角笑了一下,“只是师哥啊,你这夜闯头牌闺房,多少也该给个报酬吧,不然以后我这生意怎么做?”
盖聂抬起眼,白发少年一身红装未卸,无端透出一股慵懒。盖聂想了想,有点不情愿地俯身过去,脸庞凑近卫庄,却在下一刻被人按住了后脑,还未反应过来的口腔强硬地挤进来一条软物,肆意闯荡。
“师哥味道不错啊~”卫庄有点好笑地看着盖聂回头瞪了他一眼,纵身消失在窗外黑色的夜幕中。



盖聂在舞剑。
长剑出鞘,平递,回转,剑身大幅度划过周身,脚步腾挪,剑尖向着虚空一刺,再次回转,腕动间挽起几个剑花。俄而有风起,落木萧萧,盖聂腰身向后弯折,腕动剑转,片叶不沾身,宽大的袖子被风撩起,一时间白衣翩翩,矫若惊龙。
“看师哥舞剑真是景致。”卫庄坐在台阶上,撑着头看着盖聂。
“比不上紫兰轩头牌身姿绰约。”盖聂收剑,与卫庄走入木屋。



明前龙井向来是茶中佳品。
盖聂候得水开,注水入杯。白气自茶中升腾散去,茶色不浓却是茶香满室。
盖聂抬手将茶推至卫庄案前,又转身取出一碟点心放到几上。
卫庄端起茶杯,轻嗅茶香,笑着说:“明前龙井?师哥不怕我糟蹋了好茶?”
“你糟蹋的东西还不少吗?”盖聂未有动作,待卫庄饮罢,才皱着眉道:“手。”
卫庄一愣,缓缓撩起左手的袖子,蜜色的小臂伸向盖聂——纵横交错的乌紫血丝在臂上蔓延。
“又发作了。”盖聂眉心皱得发紧,一双眼带着毫不掩饰的担忧看向卫庄。
卫庄心里苦笑了声,右手搭上盖聂放在案几上的手,缓声道:“圣心女已经派白凤去寻了,那个庸医的药勉强还能撑上一段时间。
“师哥,不会有事的。”



良久,盖聂偏过头,看向院内不知何时停在树上的鸟,说:“东皇上次论剑输于我,必不甘心。”
“但你身处明处,他不敢轻易动手。”
“不过时间早晚。”盖聂不知何时已将手抽回,卫庄因为手下没了支撑皱了皱眉,眯着眼看向一脸正色的盖聂。
“小庄,我需要流沙帮忙。”



东皇太一正在观看紫兰轩头牌独舞。
数日前,武盟突遭流沙袭击,盖聂率众人抵抗,却遭暗箭,竟被流沙虏去。
而接任的盟主正是东皇太一。
笙箫渐歇,台上之人舞步渐缓,长剑带起气势掀起头纱,露出底下白发少年冷峻的眉目。
是他!东皇太一惊,自知中计,然而鲨齿倏忽而至。东皇急急起身,足尖点地,侧飞出去,堪堪避开鲨齿攻势,而后出剑,剑尖一扫划开足下蛇阵,轻功一点,从看台落到舞台之上。
舞台上早已玉立一人,白衣长剑,挡住东皇太一去路。
“盖先生好算计。”东皇太一冷笑,身后卫庄持剑挡住退路。
“东皇盟主,韩卫两家百余口人命不知如何解释。”开口的是卫庄。
“解释?韩卫两家叛国有罪,死有余辜。”东皇太一藏在袖子里的手心渐起光芒。
“呵,卫家为国戍边,战功累累,吾韩家世代在朝为臣,尽心竭力,尔等小人,勾结奸佞,陷害忠良,还有脸在此血口喷人?”一道女声夹着愤恨从看台传出。
是赤炼。
“韩卫冤案盟主不认,那圣心女失踪一事呢?”另有清冷女声传出,端木蓉抚上赤练手臂,凛声质问东皇太一。
“圣心女一事我深表痛心,但此事与我无关。”东皇太一藏在袖中的手指在虚空中画出符文。
“是吗?”一道童声从东皇太一西面的看台传来,灯光一亮,阴阳教圣心女高月身后跟着阴阳教徒众,站在看台上。
“当年你害我流离,若非流沙搭救我方于此。”高月向前一步,“今日阴阳教圣心女高月,携阴阳教徒众与武林正道诛杀奸邪。”
话甫落,四周看台依次灯起,正是武盟众人。
“东皇太一,你可知罪?”盖聂问道,却见东皇太一大笑几声,突然出手向盖聂,盖聂措不及防,竟正中黑气。
与此同时舞台之上光芒暴涨,锁住东皇太一动作,鲨齿从背后贯入,东皇太一命毙当场。
“师哥——”盖聂昏过去之前,黑色的衣裳充盈了他的视线。



尾声
“师哥怎么看的这么高兴?”卫庄磨了磨牙,看着身旁突然笑得欢的盖聂。
台下,舞姬正在舞蹈。
盖聂转过头看了卫庄一眼,似是想起什么,笑着道:“我在想台下舞女之姿可有头牌美艳。”
“盖聂!”
———END———
紫兰轩头牌庄绝色X

评论(10)
热度(40)

© 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