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角色>cp/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絮语故事

练蓉预警
一句话卫聂预警
魔改超神au
世界观同散事碎语
时至今日我才懂了练姐是哪个练
——————

恶魔最近有点忙。
“阿托,阿托,这件衣服好看吗?”赤练拎着一件裙子在穿衣镜前转了个圈,身后床铺上横七竖八地散着好几十件衣服。
“很,很美。”恶魔副将微微别过头,整只魔从头红到脚,都熟透了。
赤练身后悬浮的水镜里,星河另一边的卫庄微妙地翻了个白眼。
“我说,你戒指做好了没?”

赤练认识端木蓉比端木蓉认识赤练要早。
巨峡战役,人类败给了恶魔,雄兵连的战士被迫分散,但两个月后,端木蓉突然出现在巨峡市上空,并从此担任巨峡市自卫军队长官。
虫洞么。赤练撩了一下鬓发,看着端木蓉骑着摩托的身影从城市边缘出现,嘴角勾起一个妩媚的弧度。
“你叫什么?”
“赤……我叫红莲。”
红莲认识端木蓉和端木蓉认识红莲一样早。

赤练很久没来地球了。
端木蓉放下笔,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胸针。
她会不会喜欢呢?端木蓉举着胸针籍着台灯细细端详,光线顺着莲花瓣弯曲的弧线照下来,闪着钢制铁器的银灰色光泽。
“我送过小庄一个领带夹,他好像挺喜欢。”端木蓉突然想起她询问盖聂该送赤练什么东西的时候,盖聂带着笑音的回答。
谈恋爱的人真是不可爱。端木蓉吐了吐舌头,把胸针放了回去。
她会喜欢的。

端木蓉待人处事总是疏离而淡漠,很少有人能够走进她的圈子。
红莲是个例外。
明知是敌非友,端木蓉却放纵红莲闯进她的生活,甚至踏足她的心。
然而事情还是败露了。
端木蓉本来想去找赤练,没想到倒是赤练先来找她,恶魔张开的黑色翅膀铺天盖地,黑色拢了天幕,整个空间只剩下了相对之人的呼吸和言语。
“端木蓉,赤练喜欢你。”
恶魔已经离开,端木蓉垂下手臂,手上装满弑神子弹*的枪掉在地上,滑出很远。
恶魔可从不说谎。

黑风很忙,非常忙。
恶魔女王自从谈了恋爱之后每天都像进了水一样,不停地扯着黑风问一些白痴的情感问题,作为女王的贴心(?)感情顾问,黑风自然是问无不答,知无不言,仿佛一个操心的老妈子。
然而现在,操心的老妈子心力交瘁。
这也问,那也问,不是说好要自己求婚吗?干嘛还叫我设计那么多方案?然后一个一个pass掉?单身十八线写手魔没魔权吗?
黑风气得想掀桌。

变化是在端木蓉等待处分的时候发生的。
盖聂归来,天使和恶魔同地球结盟,冥河文明侵略地球,一系列的巨变让端木蓉不得不放下心绪,认真应战,最后取得胜利。

高渐离有点方。
地球退居二线已久,一切重建已经逐渐步入正轨,地外文明看在盖聂面上也并没有来打扰地球,地球正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和平。
但是大气层外面压境而来的恶魔大军大概不是臆想。
高渐离拿起对话机,一手虚按在警报器上。
毕竟恶魔是一种捉摸不透的生物。
“我们女王要来娶你们端木中士。”
“请在重复一遍。”
“我们女王要来娶你们端木中士,我们进去了哈。”
“诶,等……”高渐离对话机还没放下,就看见天空出现乌泱泱的一大批舰队。
等等,是不是还有点红?

赤练是在恶魔吞并饕餮之后来的地球。
恶魔女王来势汹汹,径直闯入端木中士的房间,在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外人觉得她们在打架的交流后,拉着端木蓉的手出来,一脸人生赢家地大声对门口持械众人说:“我现在是端木蓉的女朋友了。”
还附赠了一个不可多见的脸红版端木蓉。

盗跖在恶魔大军刚出现在天空的时候就冲了上去,但在看清舰队前头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赤练后,他停下了脚步。
什么啊,只是来找端木蓉的啊。
所以说盗跖还是太年轻。
当赤练冲向早已站在甲板上的端木蓉并给她戴上了求婚戒指之后,就是神行盗跖也阻挡不了自家女神被地外猪拱了的现实。
在盗跖濒临生无可恋的最后一眼中,赤练胸口的莲花胸针和端木蓉无名指上蓝色陨石制成的戒指,连同赤练和端木蓉笑意盈然的脸,交相辉映,彻底亮瞎了盗跖的眼。
“我真傻,真的。”盗跖坐在白凤身边,一脸生无可恋。
白凤对此只是拍了拍盗跖的肩,和他一起无语望天。

———END———

*赤练是神级体
小跖真可怜X
黑风这个月份的挖煤机会又到手了呢

评论(2)
热度(4)

© 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