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角色>cp/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您好,这里是秦时精神病院(一)

全员有病预警
卫聂预警
作者是个傻雕预警
——————





盖聂被绑在木架上。

他的上衣被人褪去,精壮的躯体上鞭伤连着烙痕,正在缓缓地渗出鲜血,手臂上一排整齐的针孔,透着黯

淡的青黑。

盖聂的头低垂着,笼在阴影里,了无生机。半晌,他抬起头,无神的双眼注视着卫庄,微微张口,鲜血随

着他的动作不断地从口鼻溢出:

“小庄……”

“小庄!”

卫庄费力地睁开眼,模糊的视野里一坨蓝白混杂的色块摇晃不清。

“唔……别晃了……”卫庄摇了摇头,“盖聂?你怎么……嘶——”

“要叫师哥。”盖聂按上卫庄的肩头,一脸严肃。

“呃……那师哥?不如先帮我解个绑?”






让我们先回到五个小时前。

“不给糖就捣蛋\(≧▽≦)/”墨玉麒麟一把掀掉卫庄盖在脸上的报纸,卫庄被这一惊差点掉下沙发,他撑住沙

发的边缘,一边从小茶几上抓出一把糖。

“糖给你,今天cos的谁啊?”卫庄把糖丢进墨玉麒麟的篮子里,一手撑着身子准备再次躺下,突然门铃响

了,卫庄手一软摔下沙发。

“啧,来了。”卫庄挠挠头发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但他只来得及看清门外红莲脸上惊恐的表情,意识便陷入一片黑暗。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时间回到现在,盖聂蹲在卫庄身后解绑,发梢蹭过卫庄的手背,有点痒。

“麟儿扮成你的样子正在给大家开出院证明。”盖聂拍拍手,把卫庄身上的绳子扯掉,“一袋零食一张。”

“你们还做起买卖了?”卫庄向门口走去,准备下楼阻止这场闹剧。

废话,让这群疯子出院岂不是要闹得天下大乱?

这里是秦时精神病院,卫庄是唯一的医生。

现实总是操蛋的。卫庄看着门上本来有把手的地方上面黑黝黝的洞口,内心有点生无可恋。

“我们怎么走?”卫庄回头问盖聂,后者把手中的把手放下后,指了指窗。

“……这是四楼。”

“我知道。”






墨玉麒麟坐在卫庄的办公桌前奋笔疾书,手边堆了一堆零食。

“快点快点,我还要和小高出去买琴呢!”荆轲在桌前蹿上蹿下,被高渐离一把琴打飞。

“我也要去做美甲,好久没做了。”打扮成吸血鬼的焰灵姬吹了吹指甲,扬起手对着光看了看。

“你们别催啦,麟儿好忙。”红莲穿着魔女小圆的衣服缩成一团坐在沙发上,抱着一袋软糖吧嗒吧嗒地嚼

着,“诶,我们这样不会被老大发现吗?”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门应声而开,卫庄保持着踹门的动作,手节按得劈啪作响,唇角一勾,笑得一脸

阴恻恻,咬合的唇齿间迸出几个字:

“小崽子们,我回来了。”

———TBC———
Daddy is backing!

评论(12)
热度(41)

© 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