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角色>cp/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您好,这里是秦时精神病院(二)

凤跖预警
练蓉预警
全员神经病预警
作者是傻雕预警
——————





“所以你那天心急火燎地打电话就是因为这事?”端木蓉咔嘣一声咬碎嘴里的糖,五指作梳,指尖撩起红莲

的头发,“我还以为你人设崩了。”

“你才崩了。”卫庄拉开抽屉抓出一包软糖给红莲,“这次打算待多久?”

“十出天吧,这次打算待久点。”端木蓉熟练地给红莲挽了个发髻,转身在包里找着什么,“对了…这个是……”

门铃突然响了,高渐离抱着琴站在门口,一脸平静地对房里两个医生颔首道:“卫医生,端木医生,白凤

和小跖打起来了。”






盗跖患有性别辨识障碍,他会把除他之外所有人的性别认反。

在进来秦时病院之前,盗跖喜欢上端木蓉。但在他看来,端木蓉是男的。

宁折不弯的盗跖一边被春心折磨一边感到惊恐。他决定勾搭一个妹子来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性取向。

新来的蓝毛妹子看上去挺文静的,于是盗跖跑上前去搭讪。

刚到病院正在熟悉环境的白凤远远地就看见一头黄毛跑过来,气都不带喘地单手搭上他的肩,嬉皮笑脸地

说:“美女,留个电话呗?”

然后白凤糊了他一脸羽毛。

盗跖:???

盗跖嘤嘤嘤地跑去找卫庄,很凶但是很好看的卫医生推了推眼镜,一脸凝重地搭上盗跖的肩,说:“小

跖,你没救了。”

盗跖:什……什么……






卫庄和端木蓉赶到的时候,局势已经变成了荆轲和白凤打架。

卫庄上去拉架,端木蓉叼着百奇问在旁围观的焰灵姬:“什么情况?”

“盖聂和荆轲拉架,荆轲打到了白凤,就变成他两打了。”焰灵姬侧身一让,躲过一根射过来的羽毛,继续

修剪她的指甲。

白凤从卫庄臂弯里挣开一只手,朝着已经被盖聂制住的荆轲扔出一根羽毛,卫庄啧了一声伸手要挡,荆轲

却在这个时候脱开盖聂的束缚,盖聂被推出战场,而荆轲脚一打滑,正好绊住卫庄,卫庄向前一扑——

端木蓉及时捂上红莲的眼睛:

“小孩子不能看哦~”





“你早上要给我什么来着?”收拾完已经是下午,卫庄在办公室里躺尸,一边无聊地翻看一本病历。

“你不说我还忘了。”端木蓉一手往嘴里送着薯片,一手在包里翻找,“……找到了,这个月的报告单。”

“又写?!”卫庄看着桌子上空白的报告单有点绝望。

不如当条咸鱼吧。

“醒醒,我还要交上去呢。”端木蓉觉得作为卫庄的上级,有必要拯救一下瘫成鱼饼的下属,“你表哥还托

我给你礼物。”

“嬴政?”卫庄有气无力地爬起来,动手撕开端木蓉递过来的一大包塑料纸包,然后他的表情变得有点复杂。

端木蓉奇怪地凑过来看,一打黑金的秋裤无声地与她对望。

——TBC——
直男的尊严啊

评论(7)
热度(24)

© 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