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角色>cp/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您好,这里是秦时精神病院(五·完结)

卫聂预警

练蓉预警

荆高预警

全员神经病预警

作者是傻雕预警




——————

“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端木蓉合上故事书,帮红莲掖好被角,“好了,小公主该睡咯。”

“蓉儿蓉儿,”红莲从被子里伸出手揪了揪端木蓉的衣服下摆,“为什么病院里只有我们几个人?”

“嗯……因为你们比较厉害啊,其他人不能和你们生活在一起。”端木蓉重新帮红莲掖好被角,“好了,真的

该睡了。”

红莲乖乖合上眼睛,端木蓉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去。

“你骗了她。”赤练的声音总是千回百转,悠悠的从端木蓉身后传来。

端木蓉一顿,微微侧过脸,苦笑了下:

“骗你们的可不是我。”





盖聂今晚的梦有点神奇。

卫庄面无表情地看着盖聂转身捻花甩袖,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热水泡枸杞。

“有时候真觉得你正常。”卫庄喝着水突然冒出一句。

适时盖聂恰好转过身,扬袖背手,病号服宽大的袖子硬生生被他甩出水袖的感觉,一面无可奈何地对着

卫庄说:“眩者何德何能啊。”

语罢还特别真情实感地叹了口气。

卫庄:……收回前言。






“我还是有点担心。”高渐离站在窗边,夜风习习吹起他额前一撇头发。

“你就算不相信他也该相信巨子啊。”荆轲蹲在角落,试探性地戳了戳天明,后者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就

算出事我也会挡你前面。”

“大哥!”高渐离气急败坏地转过身,肩膀却被荆轲按住。

“不会有事的,”荆轲凑上去和高渐离额头相抵,注视着眼前人害羞垂下的灰绿色眼睛,“当年的事不会再

发生。”

“我绝不会让你涉险。”






快天亮了,盖聂的梦游也快结束了。

卫庄站起来扶住已经有点摇摇晃晃的盖聂,拉到怀里。

要再跟上次一样一头栽下去,磕坏了怎么办?

卫庄把手护在盖聂腰上,抱着人小心翼翼地坐下。

“……小庄……”盖聂的头搭在卫庄的肩上蹭来蹭去,呢喃的尾音糊成一片,“……你忘了我……”

远处的天已破晓,曦光遥遥地照在盖聂的鬓发上,融成金棕色的一片。

“呵,傻师哥。”卫庄苦笑了一声,轻轻撩开盖聂额前的头发,慢慢地在盖聂额心落下一个吻。

“我从未忘记你。”






“下个月我就不过来了,所里有研究。”端木蓉站在马路边。
“嗯,那我下个月就不用写报告了。”卫庄站在她旁边,手上帮忙拉着端木蓉的行李箱。
“……你够。”有出租车来,端木蓉伸出手拦车,“不过待久了还真不想走。”
“为什么?”卫庄帮端木蓉把行李箱放车里。
“待久了总觉得你们才是正常的。”端木蓉坐进车里,转头却看见车外的卫庄笑得诡谲。
“或许,我们本来就正常。”

———END———
这一章应该挺明显了叭,卫庄早就记起师哥啦,至于其他的东西,我就不填坑啦(。)
话说大家是不是不喜欢卫庄被写成失忆?上一章的评论我看着有点方啊 |_•`)
哈呀,我的第一篇长(中?)篇总算完结啦,虽然文风傻雕内容鬼畜(。)但其实这是个挺虐的故事叭(别信)
这篇因为我的文力问题一些东西交代的不是很清楚,等我有时间的话可能会把背景填一填吧,不过应该不可能(。)
还有两篇番外请戳下面↓
番外上
番外下

评论
热度(20)

© 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