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角色>cp/杂食/日常拆逆/经常开车/偶尔变态/入坑非冷既虐
情商为负/不欢迎撕逼但来者不惧/拉黑请告知

黄粱

一点想法



——————



晓梦在很久以后还是会常常想起闭关的日子。
昏暗的天光从闭锁的窗牗渗入,细小的尘埃在微光中扩散,偶尔有水滴从房檐滴下的啪嗒声,此外,再无余响。
仿佛时间停滞。
晓梦并不觉得寂寞。
北冥有鱼,梦晓庄生,师祖瑰丽深邃的智慧给晓梦带来无尽的乐趣。
像是初生的婴孩第一次看到璀璨的星空,欢喜却惶恐。
晓梦无数次地想要伸出手去触碰师祖的智慧,但星光璀璨,触目可见,触手难及。



章邯在很久之后还是会梦见成为影密卫之前的日子。
匈奴大军兵临城下,马蹄声声,踏在地上引起阵阵震动。年轻的秦将登上城池,弯弓一箭射中匈奴的首领,一声令下,黑色的秦骑自城中嘶喊着杀伐的口号从城中杀出,黄尘滚滚,吞没了异族人奇异的面目。
章邯执戟扫落一名敌兵,无意间回首望见身后巍峨的城池。
那是我的国。
一股莫名的自豪充斥胸膛,纵是于梦中亦能感受到沸腾的热血。
吾必殊死卫之。



晓梦不喜欢逍遥子。
尘羁缠身,负重累累,他不配得到雪霁。晓梦想,腕间一转将拂尘搭在手上。
她无端地想起师尊赤松子。
赤松子总是不争不求,恪守无为之道。雪霁易主,他也没有表示。
可雪霁事关天宗颜面,更是师尊的荣光。
晓梦一定要夺回来。



章邯在闲暇时间偶尔会想起那次去找晓梦合作。
少女白皙的肌肤在水池中若隐若现,朝菌,蟪蛄,大椿,空灵的语气讲述着传说中的事物,氤氲在升腾的雾气中。
“山中樱树,虽有花开烂漫之时,然而终归尘土,人的生命不过如此,国之大业,亦不过如此。”
“樱花的花期不过短短数日,人的生命却有数十载,帝国的霸业更是万世基业,如何能相提并论?”
章邯还记得他语气坚定的回答。
其实章邯也不是很清楚,帝国是否会万世不朽,但忠君卫国,锄奸去邪,方护大秦基业,方保大秦永世长昌。
章邯深信不疑。



晓梦偶尔会想起章邯。
水池升腾雾气,幔帐后黑衣青年略带羞涩的神色倒映在水池里,被波光扭曲。
“樱花的花期不过短短数日,人的生命却有数十载,帝国的霸业更是万世基业,如何能相提并论?”
人,为何总是如此自大?
晓梦伸手接住一瓣落樱,这些花,恐怕从未见过夏天。
“你们以为清除所有不利因素,大秦就能永远稳定下去?”
大厦将倾,
自欺欺人。
然而晓梦决定帮他。



章邯一直看不懂晓梦。
一十八岁的天才。章邯未见到晓梦之前,一直以为她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然而他错了。
晓梦的清高和聪慧超乎章邯的意料。
“你倒是细心。”
章邯原本以为晓梦是不会笑的,只是眼前少女秋眸流转,唇色略淡的嘴角微扬,淡淡的笑意像是春光乍现,冰冻的湖面裂开第一条缝隙。
章邯怔住了,他想起了一些被刻意淡忘的东西。
“大师原本也只是一个年方十八的少女。”
但章邯还是不懂。



所以她是怎么样的呢?账外下属来报,章邯收起思绪,掀帘而出。
百里之外,晓梦伸手接住一片落叶,夜风撩起她的鬓发,她回过头,明月高悬在夜空,亘古不变。



———END———

评论
热度(2)

© 麦当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